0731-85206696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群星璀璨>详情

返回>>

红军团长唐观应 (中)

发布时间:2021-03-02 浏览次数:2158 次

1614678201166233.png



红军团长唐观应

(中)

唐  湛





叛徒暗告密  死里险逃生

 
1930年7月初,根据军长段德昌的指示,唐观应孤身一人乔装打扮,回杨洲调查反动组织北极会的犯罪事实。快走到杨洲村,正好与杨洲乡苏维埃政府秘书别道芳相遇。唐观应非常惊喜地与之握手寒喧,别道芳皮笑肉不笑地从上到下打量着唐观应一番后,急忙掉头朝上杨洲走去,还边走边回头。唐观应总觉得哪些有点不对头,决定回家一趟,看看妻子和儿女后,连夜返回洪湖。
 
天刚刚黑,杨洲北极会头目赵书亭和保卫团周团首的手下戴海林带着十多个匪徒闯进了唐观应的家。唐观应这才明白自己被别道芳告密,但为了妻儿的安全,他只好任由土匪五花大绑,也面不改色,从容自若。这帮土匪将唐观应捆绑后,带到陆公堤下的一块棉花地,强行将唐观应按倒,土匪头子戴海林挥起大刀朝唐观应脖子砍去。唐观应趁势倒下后,土匪们提着带血的屠刀扬长而去。唐观应摸了摸脖子,鲜血直流,他用力捂着脖子,慢慢地爬到棉花地里。

1614678163253586.jpg

妻子见土匪把唐观应押到陆公堤,肯定凶多吉少,立马找来唐观应的姐夫印大军和弟弟唐训棋。两人见土匪已经走远,赶忙去棉花地寻找唐观应。唐观应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喊他,便使劲摇动着棉梗呻吟着。两人见唐观应没有死,立马跑回去,抬来竹床包扎好伤口,将唐观应抬回了家。并连夜用小船将唐观应送往十里之外的张沟新生村岳父岳母家治疗。

当夜,按照村保长唐先海的吩咐,连夜做了副棺材,在屋前院子里堆起坟墓。于是,唐家老小及族人扯着嗓子,悲痛欲绝地哭丧起来。听说唐观应没有被杀死,赵书亭,周团首等在第二天早上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赶到唐家,把唐家搜了个底朝天,看到院子的新坟墓,想挖坟开棺,妻子向氏使劲地哭,一边刨着土哭,一边使劲阻拦不准铲土挖坟。就在这时,杨洲德高望众的开明绅士潘乙佬(潘忠鼑)挺身而出,指着这帮土匪大声吼道:“不许挖!先砍下你们其中一位的头来再开棺验尸,如果挖不到唐观应就砍下我的头,唐家上上下下,老老少少,任凭你们处置!”
 
这帮土匪,本来是杀人不眨眼的种,但轮到自己的命就不敢大意了。这样一震慑,一舌战,竟然把土匪们给震住了。妻子也许真的没有听到这场赌局,还是不停地哭着,头发蓬着,鞋子掉了,裹脚布拖在地上,土匪们见状灰溜溜地走了。
 
也许是唐观应的妻子是真的心疼,那么多血,那么大的伤口。一个多月里,是唐观应的岳父岳母,多次乘船往返彭家场一老中医家,将他的伤口治好。唐观应也来不及告别妻儿,来不及感激族人和乡亲们,踏上了回洪湖的路。

1614678135796099.png
 
火烧北极会  分田百姓耕
 
刀伤痊愈的唐观应回到洪湖后,正赶上了红六军整编,由原来两个纵队编为第十六、十七两个师,首次设团。游击大队长唐观应提升为段德昌领导的十七师三营营长。因唐观应骁勇善战,两个月后又提升为十七师团长,余潮海被唐观应提拔为三营营长。

1930年,一个反动会道门——北极会,在洪湖苏区十分猖狂。他们装神弄鬼,愚弄百姓,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为了平息北极会的暴乱,贺龙令段备昌率红六军十七师前去峰口、杨林尾、张沟破敌。身为红军团长的唐观应主动请战,要到自己的家长杨洲,消灭北极会,痛杀赵书亭。
 
唐观应了解到,7月,天门县麻洋潭清乡团长张友香带领“北极会”主要头目在下杨洲赵书亭家设了佛坛。他们蛊惑人心、焚香跪拜,敬天地信鬼神。吞黄表、含朱砂、念咒语。进行“天神保佑,刀枪不入,长生不老,荣华富贵”的迷信宣传,提出“建立乡村邻排,打倒苏维埃”的反动口号。

7月10日,张沟北极会头目陈彦达与沔城保卫团在进攻张家场乡苏维埃时与杨洲北极会赵书亭、保卫团周团首勾结,把杨洲上下百栋民房焚烧一空,乡亲们民不聊生,无家可归。他们抢财物,烧民房、杀共产党人,罪恶尤深,民愤极大。
 
红六军的杨洲乡战士们,听说父老乡亲惨遭北极会的蹂躏,义愤填膺,身为新任团长的唐观应,想到七月份差点死在赵书亭、周团首的手里更是怒火万丈。1930年11月12日,唐观应与三营营长余潮海带领一百多名红军战士从洪湖直赴杨洲,在郭河刘河护国寺(距杨洲仅有一块棉花地之隔)住了下来。第二天,唐观应、余潮海等四人更衣换装,头顶毛巾,挑着青菜先到上杨洲周团首门口,后到下杨洲赵书亭的门口,摸清了行军路线和他们两家的方位及构造,商定于当日深夜兵分两路突袭赵周两家。唐观应负责消灭北极会,余潮海活捉周团首。
 
赵家大院有高高的、厚厚的围墙,四合院式的砖木结构。围墙前后两扇大木门,院内宽敞,场子中央是佛坛,浓浓的“香”味很是刺鼻。唐观应指挥若定,当机立断,火烧赵家院。他朝天鸣枪发号,几十个燃烧的煤油火把一起抛向赵家房屋。不一会,火光冲天。院外枪炮声、喊杀声,院内火烧声,救命声,响彻夜空。战士们撞开大门,只见有的会徒缠着白布,光膀赤脚哀嚎,有的喊爹叫娘,有的连滚带爬。唐观应见状又朝天开了一枪,怒吼道:“老子只杀赵书亭和头头,其他的快滚!”老奸巨猾的赵书亭带着老婆如丧家之犬,企图从后院翻墙逃命。“呯”的一声,不知哪位战士一枪击中赵书亭的大腿。赵书亭从墙上翻倒在地,嗷嗷直叫。他老婆惊慌失措,顾不上赵书亭的死活拔腿窜逃。又一声枪响,这个老巫婆倒在了血泊之中。

1614678108600166.png

唐观应一个箭步跑到赵书亭跟前,左手抓着赵书亭的头发,将他从地上拽起,右手的枪紧顶着赵书亭的脑门,愤怒地吼道:“你看看,老子是谁!”赵书亭浑身发抖定神一看是唐观应,顿时瘫倒在地,满地是尿。唐观应义正词严,斩钉截铁地说:“赵书亭你恶贯满盈,现在,我代表杨洲人民结果你的狗命!”说完,一颗正义的也是复仇的子弹,打暴了赵书亭的脑袋。赵书亭的儿子、舅父,还有北极会的几个头目也被杨洲游击队队长唐飞就地处决。与其同时,营长余潮海带领的一批人马,在上杨洲包围了周团首一家,活捉了他一家四口,捆绑在大树上。唐观应捣毁北极会后,立即赶到周团首家。横扫了周团首一家四口,二话没说,掏出驳壳枪,送周团首一家上了西天。

10月15日上午,唐观应令余朝海、唐飞将昨天关起来的土豪劣绅恶霸,全部捆绑,游街示众。当游到杨洲苏维埃政府潘家门口时,唐观应大声对乡亲说:“游街完毕后,大家到苏维埃政府进行人口登记,没收地主的一切财产,平均分配土地。”乡亲们顿时鸣鞭放炮,高呼:“红军万岁!”“打倒土豪!杀死恶霸!”乡亲们兴高采烈,奔走相告。唐观应在家乡火烧北极会,打土豪,杀恶霸,分田地,狠狠打击了敌人的器张气焰,巩固了新生的杨洲乡苏维埃政权,激发了乡亲们的革命积极性,为乡亲们、也为自己报了仇。
 
救人砸牢房  捣毁敌驻军
 
红军团长唐观应回杨洲了!一时间大震郭河。秀才肖秀山风尘仆仆赶到杨洲,向唐观应通报,杨洲游击队肖井清被关在沔城,明天上午押往仙桃甘露寺处斩。还有陈仲香等30多名杨洲游击队员关在国民党34师三营驻地郭河文昌阁,不日处死。唐观应认为肖秀山提供的情报应该是准确可靠的,必须乘此机会救下这批同村的兄弟和战友。
 
1614678084392821.png

1930年10月17日上午八时许,唐观应一行八人打扮成农民向沔城方向行进,劫牢救出肖井清。营长余潮海的一批红军战士紧随其后,如前面遇突发情况,接应出击。当行进张堤路段时,发现对面不远处,肖井清被五花大绑还有四人贴身持抢押解。唐观应立刻命令每两人一组,同时对付一个人敌人。唐观应一行八人若无旁人,当与敌人擦肩而过之瞬间,突然对四个敌人同时开枪,干净利落地救出了肖井清。唐观应立马解开肖井清身上的绳索。面对突出其来的惊喜,肖井清激情倍增,领着唐观应的队伍一路小跑,赶到郭河文昌阁。

国民党34师三营驻军营区空无一人,红军战士长驱直入,干掉了守在牢房的四名哨兵后,肖井清大声喊道:“陈仲香啊,唐观应救你们来了!”“我们在里面,有几道守门呀!”陈仲香回应道。余潮海抡起铁锤砸开牢门,第一道门开了,第二道门开了,第三道门也开了。红军战士纷纷冲进牢房,将铐在游击队员身上的铁链,锤得锤,开得开。三十多名游击队员得救了,唐观应立刻下令,将缴获的枪支分发给游击队员,全体武装,在营区隐蔽起来,等待敌军回巢。
 
唐观应如诸葛神算。午时许,敌军百十号人一窝蜂式涌进营区,埋伏在四周的红军战士和游击队员,以猛烈的火力关起门来打狗,敌人受到突然袭击,一个个吓慒了。逃的逃,窜的窜,死的死,伤的伤,有的只好乖乖地举起手中的枪。
 
这个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国民党驻军被唐观应的红军部队打得丢盔弃甲,抱头鼠窜,溃不成军。就这样,国民党34师驻郭河田营长部彻底土崩瓦解。

1614678038315867.png
 
第二天早上,郭河人民夹道欢送红军英雄踏上征程。唐观应、余潮海等众多本土的红军战士无不热泪盈眶,恋恋不舍向家乡父老挥手告别。


(敬请待续)


1614678016125339.jpg


唐  湛,湖北仙桃人,空军转业干部,1982年参军到“英雄营”,先后有上百篇文学作品在媒体发表,现为湖北省仙桃市作家协会会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