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1-85206696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群星璀璨>详情

返回>>

红军团长唐观应 (下)

发布时间:2021-03-02 浏览次数:1840 次


1614678577134008.png


红军团长唐观应

(下) 

唐  湛




增援里仁口  痛打落水狗
 
1931年8月25日,杨洲游击队决定攻打新里仁口驻军。游击队员从下杨洲出发,经张场、刘家大桥、排湖至新里仁口敌军驻地。大队长唐飞一马当先,先戳死两名哨兵,后砸开营门同敌人展开了一场殊死肉博战,整整消灭敌军一个连。第二天清早,从仙桃城区方向而来突增八倍于游击队的敌军,两面夹击游击队。由于前后受敌,唐飞多次突围均没成功,敌军丧心病狂,猛烈扫射游击队。游击队员英勇抵抗,终因寡不敌众,游击队员魏成林、魏成才、魏文金、唐训甫、唐训好等壮烈牺牲。唐飞化悲痛为力量,决心杀出一条血路,让活着的兄弟突围。在子弹打光的的情况下挥舞大刀,将愤怒朝敌人的头上砍去。一个一个敌人被砍死,而自己身中数弹,永远相望着隔堤的杨家洲。

8月24日,唐观应所在的红九师二十五团占领潜江县城后得知,唐飞攻打新里仁口被困。8月26日清早,唐观应率余潮海部风尘仆仆奔驰杨家洲。傍晚,痛悉兄弟唐训甫、唐训好、唐飞战死,心中怒火燃烧,并部署唐观应自己率部分红军战士混进敌人包围圈,余潮海部紧随其后,消灭新里仁口方向残余,随后抄小路到老里仁口方向,前后夹击将从仙桃方向来的大部分敌军打个措手不及。按照唐观应的部署,唐观应部举着青天白日旗,顺利闯入敌人包围圈。余潮海部不等敌军反应过来,在背后全歼残余,并抄小路守住了老里仁口大桥。一个小时后,唐观应率先发起猛攻。被胜利冲昏头脑,忘乎所以的敌军,听到又一波杀声震天,惊惶失措,一败涂地逃往仙桃城区。扼守在老里仁口大桥的余潮海部对敌人迎头痛击。后有追兵,前有阻击,大部分敌军,饥不择食,从大桥上跳入河中。唐观应、余潮海两批人马在通顺河两岸痛打落水狗,为牺牲的兄弟报仇雪恨,好不惬意。
 
1614678553474840.jpg

痛失余潮海  收复峰口镇
 
1931年8月2日,湘鄂西省革命军事委员会通过了《关于红九师最近行动决议》,根据决议精神,由唐观应所在25团留在沔阳、监利一带开展游击战争与敌周旋,由段德昌师长亲自率领26团北上,迎接从房县一带的红军主力七、八两师与贺龙军长会师,重返洪湖根据地。

段德昌师长一路北上,一路攻克沿路县城,全歼当地保安团和国民党军。留守洪湖的唐观应部倍受鼓舞,并与沔阳县游击队一鼓作气,解放了新堤附近的锅底湾、龙口、燕子窝等村镇。此时,唐观应和沔阳县游击队的领导决定收复省县机关所在地——峰口,向贺龙军长送上特大见面礼。
 
由于红军主力北上,这年夏秋之交又连日大雨倾盆,蒋介石炸堤决口,我留守红军战士既要抗灾又要打仗。在这种情形之下,唐观应决断,只能智取,不能强攻,应以夜袭的方式,出其不意地反击敌军。
 
9月下旬,唐观应所辖三个营和沔阳游击队分三路,同时夜袭敌军在峰口的三个据点。这天凌晨三时,身背大刀的战士们攀垣越墙,分头摸进敌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抡起大刀横砍竖劈。三营营长余潮海身先士卒,第一个冲进敌营,手刃大刀向睡梦中的敌人砍去,不等敌人惊醒,脑袋就撞在了刀口上。

1614678526118325.jpg

梦醒后的敌人仓皇应战,拿起身边的机枪扫射,余潮海翻越近敌,力握敌人机枪,不顾双手被枪管烤烂,反杀敌人多名,不幸中弹牺牲。随后赶到的唐观应,双手抱起余潮海大声痛哭。一起长大、一起玩耍、一起入党、一起革命,同生死共患难,没有余潮海就没有我唐观应的今天。想起这些,唐观应一声嘶吼,命令各营,横扫敌军,收复峰口。顿时,峰口镇内杀声震天,血光满地,战士们个个勇猛如虎。经过近四个小时的激战,杀敌500余人,俘敌300余人,缴获大量步枪、驳壳枪、机关枪、弹药和大批物资与马匹。
 
1931年10月8日,贺龙率领红三军顺利到达洪湖中心区,七、八、九师重返洪湖,彻底粉碎了敌人对洪湖苏区的第三次“围剿”,保卫和扩大了洪湖革命根据地。

苦熬阻击战  血染郑道湖
 
1932年夏,正是我们党和革命力量大大削弱的时候。蒋介石调集了十万多兵力,向洪湖苏区发动规模空前的第四次反革命“围剿”。饱受创伤的苏区军民,在反“围剿”的斗争中,前赴后继,英勇战斗,但终因湘鄂西中央分局领导(夏曦)在军事上推行左倾的指挥方针,洪湖苏区完全失守,沔阳县苏维埃政府及部分红军将士撤退到郑道湖、坝潭一带坚持反“围剿”斗争。
 
唐观应率领的部分红军战士隐蔽在郑道湖一带湖水和芦苇丛中,以芦苇为房,船板为床,菱角野藕为粮。夜晚上岸与敌人捉“迷藏”,以小股力量分批次纵深穿插阻击敌人。

1614678494515957.jpg 

1932年9月上旬,敌人调动汽船,动用一个师的力量在湖中搜索和放火。唐观应将自己的部队分成十几个小分队轮番阻挡。第一批人马阵亡了,第二批人马阵亡了,第三批人马接着上。面对强大于自己几倍的敌军,唐观应怎么算都是全员覆没,但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哪怕是只剩下自己,也要与敌人同归于尽。眼睁睁看着战士们一个一个倒下,心里很不是滋味。敌军包围圈越来越小,四周都是火。唐观应主动出击,带领一批人马穿越火海、冲入敌阵,发起了强烈的猛攻。就在敌人退却之时,唐观应为了扩大战果,乘胜追击,他从马背上一跃而起,跳到树上观察敌情,不幸身中数弹,仍然指挥作战,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牺牲之际还叮嘱活着的战友,声东击西,打一枪换个地方,全面开花,分散突围。

唐观应的部队在郑道湖阻击战中,抱着全部战死的决心,不惜一切代价,坚守了整整七个昼夜之久,以劣胜精的装备,以少胜多的代价,克服生命极限,阻击敌军西进,拖住敌军,为红三军主力撤离洪湖苏区赢得了宝贵时间。贺龙知道唐观应牺牲后,同红军官兵驻足脱帽致哀,并称唐观应是红军队伍中的好团长,沔阳人民的好儿子,洪湖苏区的好将士。

1614678470323888.jpg

唐观应牺牲后,几名战友不顾枪林弹雨,将唐观应团长背出战场,偷偷交给了居住在郑道湖的唐观应的三妹。解放后,亲人将唐观应的骸骨迁回故里。唐观应的英魂终于回到了河坝,回到了他的家乡,回到了为他担心受怕、日思夜想的亲人身边。

(全文完)

1614678450185231.jpg


唐  湛,湖北仙桃人,红军团长唐观应烈士之孙,空军转业干部,1982年参军到“英雄营”,先后有上百篇文学作品在媒体发表,现为湖北省仙桃市作家协会会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