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1-85206696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群星璀璨>详情

返回>>

唐鉴与李绶玄的爱情故事

发布时间:2021-06-06 浏览次数:1780 次

1622968406504611.png


      群山攒奇秀,碧水泛波光。1920年秋天,“雁城”衡阳宛如一幅古画。

      唐鉴右手提着行李箱,下了船,行色匆匆的赶赴湖南省立第三师范学校报到,途中遇见一个姑娘。她看上去清纯漂亮,秀发如云。她正坐在路边的一块青石上,身旁放着偌大一个行李箱。

      唐鉴主动上前打招呼:“幸会,我叫唐鉴。”

      她微笑着,脸上泛起一片羞涩的红晕,嘴里说道:“我叫李绶玄。”

      唐鉴俯身弯腰帮她提起行李箱。“来,我帮你拿!”

      “谢谢!”她启齿一笑,站了起来。“我们一起走吧!”

      到了三师,临别之际,唐鉴在一张纸条上写了几个字:“既相遇,则相惜。”他把纸条递给了李绶玄。她接过来看了一眼,笑靥如花。她把字条当作书签,夹放在一本《新青年》杂志当中。

      唐鉴在班级看到了李绶玄。他惊喜地发现两人有共同的兴趣爱好,都喜欢阅读《新青年》等进步杂志、文学书籍和宣传科学社会主义的书刊。他俩经常去图书馆阅览室,在一起交流探讨社会问题,谈论国家大事,一起积极参加文化书社第三师范新书报贩卖部和星期日讲演会的活动,交谈中言语间不时碰撞出心灵的火花。神奇的命运之神安排,他俩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

      1921年春天,第三师范学校组织了革命团体“心社”,成立了衡阳社会主义青年团,在蒋先云、黄静源的帮助下,唐鉴与李绶玄踊跃报名参加“心社”活动,并同时被吸收为社会主义青年团员。当年冬天,中共建立了湘南地区最早的基层组织——湖南三师党支部。众多革命者到三师演讲,宣传苏俄十月革命的道路,唐鉴与李绶玄认真仔细地聆听演讲,深受影响,心中仿佛有一团烈火在燃烧。

      1922年夏天,唐鉴面对有“镰刀锤头”标志的党旗,举起了右手,捏起拳头,庄严宣誓入党。他仿佛看到将来红旗在中华大地像遍地花开那样,在每个城市、乡村随处可见。得知唐鉴入党,李绶玄万分高兴。

      1923年5月,唐鉴在三师第二期校刊上发表了《冬初骤寒的早晨》和《深夜钟声》两首诗,李绶玄怀着钦佩、喜悦的心情在校刊上批注道:“作者以爱憎分明的感情,对富贵人们进行无情的揭露和嘲讽;对穷人寄以无限同情。他以‘深夜钟声’为号召,‘唤醒人们见光明’。”打那时起,唐鉴把从家乡带来的土特产花生、向日葵瓜子、干薯条赠送给李绶玄,她也回赠他红瓜子、爆米花。

      唐鉴因热心社会活动和学业成绩优异,取得同学们的信任,被大家推选为湘南学生联合会干事,先后担任《湘南学生联合会周刊》和《湘南学生》主编。在利用党的喉舌撒播革命火种的同时,爱情的种子也在心田里潜滋暗长。夜不成寐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总萦绕着李绶玄的倩影,他终于下决心写下了一封火辣的求爱信:“我真想和你牵手,我想赠送你一条围巾作为定情信物,让它系在你的脖子上,暖到你的心里。因为你忠贞,我爱你一百年;因为你热忱善良,我爱你一千年;因为你我有共同崇高的革命理想,我爱你一万年......”

      他俩带领同学们一起赴长沙开展反压迫要民主驱逐反动校长的闹学潮运动。1923年秋,唐鉴转学到长沙岳云中学,尽管两人不在同一所学校里,思念的感情反而与日俱增。1924年夏,唐鉴考入南京国立东南大学,只能通过书信来寄托想念、爱慕之情。他先后在《中国学生》等进步刊物发表《读书呢,革命呢?》等九篇文章,点燃红色革命的星星之火。他有胆有识,越发出色,被推选为全国学生联合会总干事。此时,李绶玄来到他身旁,为掩人耳目,与他假扮成夫妻,陪伴他以学界总代表身份到处奔走呼号,声援上海工人爱国运动,号召大家抖擞反帝国主义反军阀的精神,投身国民革命。

      寒来暑往,秋去春来。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事变爆发,血雨腥风席卷大半个中国。李绶玄携唐鉴拜见她家的父母。岂料她家是大户人家,她父亲得知唐鉴家境贫寒和从事地下党革命斗争活动的情况,怕有杀头的危险连累自家,坚决反对女儿跟他共党分子在一起。他把女儿锁进柴房里。无奈之下,唐鉴趁夜幕降临,潜入她家,砸毁木窗,帮她逃离出家门。两人终于结合在一起。没有婚礼喜庆,没有鞭炮齐鸣,没有美酒香茗,有的只是两颗心紧密相连,生死相依。洞房花烛夜,她看见唐鉴在本子上写道:“头可断,肢可折,革命精神不可灭,壮士头颅为党落,好汉身躯为民裂。”

      她问道:“要是我们有了孩子,起个什么名字才好呢?”

      “就叫庆胜吧!希望孩子能见到庆祝红色革命胜利的那一天!”他道出了心声。

      1928年4月16日,由于叛徒出卖,唐鉴与李绶玄同时被捕。被捕后,李绶玄有了呕吐的反应,才知已怀有身孕。反动派提出只要她申明与唐鉴脱离夫妻关系,如实交代共党人物活动地点等信息,就释放她。她铿锵有力地回答:“休想!我生是唐鉴的人,死是他的鬼!你们甭想从我嘴里套出半点与共产党相关的话,做梦去吧!”

      唐鉴临刑前,话别之际,问妻子道:“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你有没有后悔嫁给我?”

      “人生没有如果,我决不后悔。”她说着,脸上挂起了泪花。

      她望着丈夫的背影,听到他呼喊“中国共产党万岁”,仿佛看到红色的火焰在中华大地熊熊燃烧,恍惚间在远方天边的地平线上,一颗红星闪亮地升起在世界的东方,照耀着全中国的每一个角落。

 

作者:胡吉雄,永州市作家协会会员,供职于宁远县教育系统。联系电话:13874386283


友情链接